2018-10-12 07:17:04新京報新媒體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4px自提車】評書之城丨探訪單田芳等鞍山説書人的前史今生

2018-10-12 07:17:04新京報新媒體

  【4px自提車】

  如今的鞍山市藝術創作研究所位於遼寧省鞍山市鐵東區南勝利路十號,這裏曾是單田芳、劉蘭芳等評書大師工作過的鞍山市曲藝團辦公地原址,1994年院團合併後鞍山市曲藝團不復存在。

  説説評書,聽一座城

  評書曾經是鞍山這座北方城市的一張重要名片,鞍山市也因此被稱作“評書故鄉”。從1949年開始,評書在這座城市幾十年的歷史裏,經歷了數次起落,社會的變革、權力的更迭、門户的芥蒂、人性的複雜,各種因素交錯,既成就了評書在這個城市的數段輝煌,也造就了已顯頹態的現狀。如今,很少有人會將評書與鞍山兩個詞聯繫在一起,從這裏走出的數位評書大師,早已姿態獨立,家鄉僅是他們户籍上的同類項,另一些同時期的老先生,隨着評書一起進入暮年,在黯淡中前行,評書伴隨了他們的人生,同時,改變了很多人的人生。>>>

  

  鞍山的黃金時代評書是絕對娛樂核心

  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鞍山市,評書達到了空前的影響力,它不是諸多娛樂選項中的一個,而是作為絕對的流行核心。現任鞍山廣播電台評書部主任李威説,“那時候鞍山鋼鐵廠各個廠區,包括正門那兒都有大喇叭,晚上六點半的時候,包括中午十一點半,評書播的時候,走到那的人都不動了。”

  晚上六點半是評書的專屬時段。部分工廠企業會調整上下班時間,以便職工可以完整地聽完節目。電影院也改變了放映時間,六點開演的電影延後至七點二十,時間恰好夠大家聽完評書,從家走到電影院。>>>

  

  有多大人情説多大書,師父嘆傳承

  過去,評書老演員對新演員有句常説的話——有多大人情説多大書。因為書要有説有評,説的是故事起承轉合,評的則是人情世故,這些決定了一個評書演員的高度和格局。

  單田芳在晚年曾對女兒單慧莉感慨,評書後繼無人,包括自己徒弟在內,年輕一代演員業務能力上沒有令他特別滿意的,更沒有人在大眾層面取得真正的認可,“(你)可以沒有單田芳名大,起碼得有人知道也行,像郭德綱、趙本山那些弟子,説出來哪有不知道的。”這種遺憾也是這門藝術的現狀,包括單田芳在內,許多評書演員的徒弟在作品質量和知名度上,都遠遠不及師傅,且很多人並不從事這個行業,這也直接導致了這門藝術缺少真正意義上的繼承者們。

  我們走訪多位鞍山評書人,老一代有着他們堅守的“老標準”,而新一代鞍山評書繼承者又在經歷着怎樣的改變?>>>

  

  茶館變成洗浴KTV,説書難賺錢

  上世紀90年代地方院團重組,鞍山曲藝團、歌舞團、話劇團合併為鞍山市演出公司,如今,鞍山曲藝團的資料極少,除了評書作品的錄音以外,文字、影像基本都處於缺失狀態,就像那些曾顧客不絕的茶館,如今僅剩下名字,淹沒於洗浴、直播、KTV、燒烤等當下主流城市文化之中。

  如今,評書與評書故鄉都已越過自己的峯巔,走向自己的另一面,曾身居這座城市的廟堂之上的評書,早已落入尋常百姓家,維繫着評書尚在的香火。公務員小李下班後會在直播平台上説書,積攢了一些忠實粉絲,他決定辭職,以後專心説書或者搞搞創作,他並不擔心評書的沒落,也不覺得評書被時代淘汰,“外賣不會幹黃一個飯店,但廚師會。評書現在沒人聽怪不到別人,就是現在手藝不行。”>>>

  

  女“先生”們改變了評書江湖

  很少有人提及女性在評書這門藝術中起到的作用,至少,這是一個被長期忽略的話題。今天我們所熟知的鞍山評書樣式,是由傳統西河大鼓、東北大鼓演變而來,大鼓藝人裏有很多女性,其中不乏名家,她們演出時合作的男性,多為琴師,很多搭檔是現實中的夫妻。

  評書是“文革”後才確定的名詞,在此之前,評書還經常被稱作評詞,可無論評詞,還是大鼓,因表演形式都有説有唱,所以多有女性參與,這也是評書鼎盛時,出現了劉蘭芳、張賀芳、連麗如等毫不遜色於男性的評書藝術家的原因。>>>

編輯:王曉琳

點擊加載更多
廣告

    • 一天
    • 一週
    • 一月
       回到PC版